中国福利彩票近200期走势图
首 頁 組織機構 黨史要聞 黨史研究 黨史宣傳 專題集錦 金華要聞 黨史文摘 縣市之窗
 
當前位置: 首頁 >> 專題集錦 >> 金華印記
詩仙筆下“金華渡”

發布日期: 2019-03-27 信息來源: 2019年3月24日金華日報第4版 作者: 木 汀 字號:[ ]


 詩仙筆下“金華渡”

木 汀

是不是很多人都有兩個故鄉?

一個故鄉是父親給的,她不由你選擇,是由父系的家族脈絡脈發端決定的,早于生命之前。她猶如基因,一代代接力和傳續下去。這個故鄉是天定的,是此人此生不可更改的密符。

另一個故鄉是自己的,她是生命呱呱墜地之后一起生長的空氣和水、土地和老屋。一個母親決定一個新生命在哪里啟程,那個地方就是地定的故鄉。

我的天定的故鄉是寧波。她給我的記憶不多,星星點點,模糊又疏遠。

我地定的故鄉是金華。金華又稱婺州,常常鮮活在我的腦海里,其中記憶最深刻最清晰的,要數詩仙李白筆下的“金華渡”。金華渡,當地人稱之為小碼頭,上個世紀90年代之前,是金華很熱鬧的地方。李清照當年避難,由此推開金華的戶扉;徐霞客深夜造訪婺州,小碼頭的燈火,是他感受到的古城的第一縷溫馨;李漁、黃賓虹、艾青和施光南等也曾佇立于此,凝望江水濤濤遠去……

小碼頭不大,方圓差不多也就1.5平方公里,是古婺州的縮影和千年歷史的見證。

金華人的勤勉、包容、和善,從小碼頭人的言行舉止就可洞悉。

小碼頭地界雖小,卻聚集著上好的全國各地的農副產品、各路美食和最新鮮的當季果蔬。小碼頭的建筑超半數是鱗次櫛比的二層樓房,樓下營商,樓上住人。小碼頭千年以來就是婺州的“清明上河圖”,地方的風物、風俗、風情、風味、風貌均集結在這里的街頭巷閭。

在我出生之前,我家就坐落在小碼頭的通濟街上。家是一個二層臨街房。原來是稅務所的一個征收辦公室,父親在稅務所工作過。稅務所遷到往西約 200多米新址后,這個地方就留給我父親安了家。我家從此在這里“扎了根”,一住就是30多年。

我記事起,小碼頭就很繁榮,日常生活起居所需的主要物資,包括柴米油鹽醬醋等,不出小碼頭,都可以全部備齊。

小碼頭是一個可以夜不閉戶的平安福地。居民之間的交往,全憑一張熟臉。即便叫不出對方的名號,家里臨時缺個什么物什或有個救急的事,只要說自己住小碼頭,肯定迎刃而解。借了誰家物件,倘若損壞,也不必太多忐忑。物件的主人,往往會以“這東西原來就壞了”了事,絕不計較。

在小碼頭居住的,多數是上班族,掙的是工資。小碼頭人不善吹噓夸張,在紅軍巷住著邵飄萍的弟弟一家,從未聽其炫耀,低調地做小碼頭普普通通的一分子;有一個知名女畫家,畫工筆畫,路過我家門口,逢我母親站在家門口收拾家什,總要沖我母親莞爾一笑以示友好和打招呼……

小碼頭簡直是那個年代金華的美食天堂,有福建羹、江西餛飩、嘉興粽子、安徽鹵味……

全國各地的名吃,似乎應有盡有。我最懷念小碼頭的豆漿,熱騰騰地端上來,上面漂浮宛如白色浮萍的豆花。在北京任要職的某老師是金華人,每每聊起金華,都要提及小碼頭的豆漿。每次回金華,總要穿行金華的大街小巷,為的是喝上一碗豆漿,回味當年的滋味。

小碼頭有幾處茶館,茶館常有道情。道情是金華的地方曲藝,唱道情的有幾位是盲人,聲音很是洪亮。我獨自去過幾次,進去以后如果有空位,就算沒有任何消費也可以坐著聽。如果沒有位置,也可以在邊上悠悠地站著,不會擔心有人過來攆你走。

有個道情段子,道的就是齊聚在小碼頭的金華美食:

“……都說民以食為天,不懂吃喝枉一生呀;我家前世修得好,投生金華好地方呀;一年三百六十五,金華美食道不盡呀;一月饅頭配扣肉,二月年糕步步高呀;三月清明粿飄香,四月烏飯暖心腸呀;五月端午裹粽子,六月麻糍黏下巴呀;七月荷葉童子雞,八月螃蟹爬上窗呀;九月螺螄吃滿倉,十月泥鰍鉆豆腐呀;十一梅菜曬滿院,十二火腿撐肚皮呀……”

嘉興粽子,追根溯源,是金華粽子。舊時金華蘭溪人到嘉興行商,由此便傳到了嘉興。我媽媽的粽子在小碼頭有口皆碑,但從來是只送不賣。每到端午和春節,定會包上個近百只,送給對粽子饞涎欲滴的小碼頭人。

媽媽包粽子的每個環節都很講究,餡料和糯米提前準備并精心調制,粽葉必須是當年下來的新葉子。裹粽時,從粽葉折疊到扎線都很用力,大小手法接近一致,粽子的外形棱角分明,每個粽子如果不細細端詳分辨,別無兩樣。

粽子的餡料根據季節不同而調整,我最喜歡的,要數青豆粽和排骨粽。

我曾跟嘉興中華老字號企業五芳齋集團的總裁提起過,五芳齋粽子跟我媽媽包的粽子極相似,但分量和用料不如我媽媽的足。

小碼頭人小富即安,在小碼頭謀生,幾乎不用費盡周折。我有一個交情不淺的玩伴,曾在一個國營企業當過團委書記,不知道什么原因離職,與妻子在小碼頭開了個飯館。聽他說生意一直紅火,但并無興趣擴大飯店規模,一家人其樂融融安安穩穩就是他的追求。

我每次回金華,都要去小碼頭走走,尋覓當年的氣息。只是舊貌多已消失,好在老街的東側,立上了“小碼頭”的牌樓。這是當年離開金華離開小碼頭時沒有的,像是紀念碑。

在時而幽靜時而喧豗的婺江畔,在或是繁茂或是枯零的梧桐樹下,“那溫暖我似乎記得,又似乎遺忘”——在小碼頭的小道,我尋找著我的當年,小碼頭的當年,何其芳的詩句悄然在耳畔響起……

【責任編輯:葉明珠】



 
版權所有:中共金華市委黨史研究室 站務聯系:0579-82469819
浙ICP備14025984號 技術支持:北京拓爾思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通訊地址:浙江省金華市雙龍南街811號 郵編:321017
中国福利彩票近200期走势图 六开彩单双玩法规则 组选排三奖金多少 斗地主单机版免费 时时彩大概率900平刷 二八杠怎么看生死门 必兆国际娱乐 足球比分直播500 重庆时时骗局 11选5任选稳赚技巧 三公的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