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福利彩票近200期走势图
首 頁 組織機構 黨史要聞 黨史研究 黨史宣傳 專題集錦 金華要聞 黨史文摘 縣市之窗
 
當前位置: 首頁 >> 黨史研究 >> 口述與回憶
劉文圭:當年金華縣的生豬評價員

發布日期: 2019-02-20 信息來源: 2019-02-18金華新聞網-金華日報 作者: 蘇易 字號:[ ]


2019-02-18金華新聞網-金華日報 原標題:
生豬評價員

·劉文圭/口述 蘇易/整理·

      1964年,我15歲,初小畢業后,爸爸帶我到原金華縣塔石食品店當實習記賬員。當時的湯溪區設有食品站,食品站在每個公社設有食品店。

      我剛到塔石食品店時,我爸爸負責殺豬賣肉,我負責把每天的收付款記清楚。當時我月工資為18元。

      那時塔石有一條簡易沙石路通到山外。雖有客運班車,但每天只有一二趟,貨車就更少了。當時貨車是燒木炭的,如果貨載得多了,安門嶺都上不去,得請人來推車。

     大多數山民過著半封閉的生活,春節期間殺豬后,習慣地把豬肉全部留在家里,吃不完就腌制風干。手頭十分緊了,才會想到把生豬賣到食品店。但是我們食品店的豬肉銷路也不好,一天殺一頭豬,還不一定賣得掉。農戶急需用錢,只得起個大早,把豬運到湯溪賣掉。為了解決賣豬難,有人提議食品站上門收購,于是我們就有了收購生豬的任務。

     第一年去收購點一至兩次,之后每月有固定的收購日。要是湯溪食品站每月逢2日、5日、8日收購生豬,那么我們就錯開,4日到塔石,7日到莘畈,11日到中戴,其它時間再到山坑、嶺上、厚大、東祝等地方。由于塔石和嶺上相距較遠,我們就在百善村設了一個收購點,后來又在黃巖孔村、石塘村增設了臨時收購點。

     到一地收購生豬前,我們會提早通過廣播通知。第二天一大早,這個收購點附近村莊賣豬的人會把豬送來。

     當時農村養的大都是烏(黑)豬或金華兩頭烏,洋白豬極少。

     我們收購生豬,需要當地畜醫站配合。為了不讓病豬流入市場,收購生豬時檢查非常嚴格。塔石獸醫站的獸醫根松,工作十分負責,哪村哪戶的豬生過什么病,打過什么針,他的心里明鏡似的。等豬抬過來,他會摸摸豬耳朵,看是否發熱,仔細觀察豬的狀況,確定豬沒病后,才開具健康證明。沒有健康證明的生豬是不能收購的。萬一檢查出來豬有問題,立馬派人殺了,瘦肉就地掩埋,肥肉熬制成工業用油。

     我們出門收購生豬,一般是3人一組。一名負責開票,一名負責付款,另一名就是最重要的角色——生豬評價員。

     我是開票員,雖沒當過評價員,但見得多了,對這行也略知一二。評價員判斷生豬的優劣,靠的是眼力和手感。

     豬過秤后,評價員要先觀察它的外表,其次再聽它的嚎叫聲。一切都正常,再在豬的腹部捏一把。這一把捏十分關鍵,評價員靠手感就能判斷這頭豬大約有多少公斤白肉。有的豬肚皮滾圓,但皮薄如紙,這種豬是沒多少肉的。優質的豬,肉很結實,皮無法拉動。

    評價員還要給豬分等級。生豬共分為8個等級。比方說一頭50公斤重的豬,被宰殺后保證有47公斤肉,那就被評定為1級;如果是46公斤肉,那就是2級;肉越少,等級就越低。被評出等級后的豬,身上要用剪刀剪出等級標記,以便區別。等級標記和裁縫師傅剪衣所用的符號差不多。1級為一劃,2級為二劃,3級為三劃,四級是x字,五級是個8字形,等等。

       大多數人對評價員劃分的等級沒有異議。但也有不服氣的人,我們就遇到過幾次。

      一次,一個農戶的一頭豬被評為4級,農戶認為估低了。我們只得把豬抬到食品店宰殺了,當場過秤,結果稱出來的重量與評估的一致。

      我們的評價員很少失誤,誤差只在半斤肉之內。為了提高他們的業務水平,金華食品公司每月要召集評價員開會,會上常趕來幾頭豬,標上記號,讓評價員們把等級寫到紙上,待豬殺了之后,看誰的評估結果最接近真實重量。

      等級不同,收購價也有不同。比如1級生豬的收購價為每擔59.5元,那么2級就為57.8元,相差一個等級,價格就相差1.7~1.8元。

     評價員定出等級后,開票員把等級和重量填寫在小票上,農戶憑票到付款員處取錢。評價員的權力很大,農戶總想和他套近乎,但評價員總是鐵面無私。

     為了鼓勵農戶多養豬,公司后來規定,每頭生豬重量在60公斤或以上的,就補貼25公斤飼料票、2尺布票和幾公斤肉票。有的農戶抬來一頭豬,重量沒達到這個要求,就抬回去繼續喂養。

     山區收購生豬,每擔要比湯溪便宜5角。當時湯溪的鮮豬肉每0.5公斤為0.66元,山區為0.65元。生豬收購后,一般都運往金華肉聯廠。后來湯溪汽車站有了貨車,駕駛員曹掊根、小李和老戴專門幫助我們運輸生豬。

     要是公司里有外調任務,比如要發給廣州或福建石浦300頭生豬,我們就要把豬統一運往湯溪火車站,派專人押運,負責豬的吃喝拉撒。運輸途中難免遇到生豬死亡的情況,那么火車一停靠車站,押運人員就要馬上向就近的食品公司報告,讓他們安排人員來處理,同時押運人員還要打白條回公司銷賬。當時食品公司是全國聯網的。

     生豬收得再多,買肉還是要憑票,每人每月平均0.5公斤肉。為了活躍市場,當時供銷社收購雞蛋時,農戶每賣幾公斤雞蛋,供銷社補貼一張肉票。單位食堂也是憑票買肉。比如湯溪區委每個月分配10公斤肉票,湯溪工具廠為50公斤。這個數字是根據他們平時購買肉的數量定的。如果哪家單位豬肉數量突然不夠怎么辦?比如湯溪區委要開一次會議,來了100個人吃飯,肉票就不夠,這時候站長可以特批5~10公斤肉。飲食店要是一個月的肉票用完了,就得找站長寫一張紙條,才能去買肉。一般湯溪食品站每天殺10~15頭豬。碰到湯溪收購生豬的日子,買肉的人增多,就會多殺幾頭。

     當時人們大多喜歡買肥肉,食品店要是給了一塊帶骨頭的肉,顧客沒準還會和你吵嘴。大家最開心的日子,就是聽到廣播說某天食品店有金華來的豬肺或豬頭供應。為什么?因為買這些不用憑票呀!于是,聽消息后,即使在寒冬,人們也會半夜三更起床,排長隊購買。

     上世紀80年代,隨著票據取消,單位的改制,我們食品站也退出了市場。當時我還沒到退休年齡,就自謀職業干個體,在市場上擺攤賣肉。

【本網責任編輯:吳曉華】
 
 


 
版權所有:中共金華市委黨史研究室 站務聯系:0579-82469819
浙ICP備14025984號 技術支持:北京拓爾思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通訊地址:浙江省金華市雙龍南街811號 郵編:321017
中国福利彩票近200期走势图 360老时时4星技巧 时时彩包胆是什么意思 金库娱乐游戏平台 五湖四海彩票开奖资料 玩龙虎的个人经验 乐猫彩票官网 时时彩技巧软件 内蒙古时时走势带线图 6合必中软件下载 龙虎输五赢六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