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福利彩票近200期走势图
首 頁 組織機構 黨史要聞 黨史研究 黨史宣傳 專題集錦 金華要聞 黨史文摘 縣市之窗
 
當前位置: 首頁 >> 黨史研究 >> 口述與回憶
緬懷謝仁符同志

發布日期: 2019-02-01 信息來源: 2018年第四期《春秋》 作者: 張錦春 字號:[ ]


緬懷謝仁符同志

張錦春

南下干部謝仁符是我的老領導,他雖然逝世多年,但他那種注重調查研究的工作作風、關愛下屬的親和力以及發揚民主的處事方法,永遠銘記在我的心坎。

謝仁符,19106月出生于山東省淄博市。1938年投身革命,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沂源縣安平區區長、區委書記等職。19495月南下到金華后,先后擔任永康縣副縣長,蘭溪縣縣長、縣委書記,金華地委委員,金華地委供銷手工業部部長,浙江省金華專員公署副專員,期間曾兼任農林水利辦公室主任等職。

十九世紀五十年代初,謝仁符從蘭溪縣委書記調任金華地委第一任供銷手工業部部長時,我有幸在他麾下工作近4年,他對我一生影響最大,教育與激勵最深。

調查研究  全面了解

解放初,我國工業基礎十分薄弱,滿足人民生產生活需要的,主要是靠汪洋大海一樣的手工業生產。由于行業眾多,情況復雜,掌握的資料非常欠缺。謝仁符上任金華地委供銷手工業部部長伊始就強調,必須弄清工作對象的基本情況,知己知彼,戰而不殆;調查研究是做事的重要法寶,不能忽視。

在他的推動下,在手工業合作化前后,金華地委供銷手工業部組織力量在蘭溪城關鎮、東陽吳寧鎮和義烏稠城鎮進行了三次較大規模的典型調查。蘭溪城關、東陽吳寧兩鎮主要是調查行業規模、從業人數、階層構成、歷史現狀、產供銷情況等,稠城鎮主要是調查合作化的優越性和面臨的問題。

在每次調查組出發前,謝仁符都要組織我們學習有關文件,明確目的要求和工作方法,并擬定具體的調查提綱。謝仁符審閱的幾個長篇調查,初步回答了手工業生產在金華國民經濟中的比重及其地位和作用,得到了金華地委、浙江省委的肯定和好評。三個報告都在《浙江工業通訊》上刊登,義烏縣稠城鎮的調查報告還發表在19561227日的《大公報》二版上。每次調查回來,謝仁符都親自聽匯報,匯報必須用事實說話,不能有“大概”、“差不多”等字眼。匯報某某反映,你都要說清此人姓甚名誰,什么身份。當時講階級分析,來不得半點馬虎。手工業中有工人、學徒、中小業主、資本家之分,如果你說不清他的姓名身份,謝仁符就要批評你:“難道是個無名氏嗎?”謝仁符對調查結果如果不滿意,就要責成大家回去進行第二次甚至第三次再調查,一直到弄清全部事實為止。

鼓勵下屬  積極向上

對寫調查報告,謝仁符有著嚴格的要求。他說,寫調查報告是當干部的一項基本功,調查報告要分析情況,分析問題,要有觀點和方法。我記得,謝仁符提出了寫好報告的三項標準:一要合乎邏輯,就是符合事物發展的內在規律。事物往往是復雜的,存在各種矛盾和聯系。二要遵守文法。三要注意修辭,力求形象生動。報告寫不好,謝仁符非叫你改寫、重寫不可。有的同志因此哭鼻子,有情緒。他說,文章不怕改,許多好文章都是改出來的。他非常認真地給我們改文章,有時一篇東西被他用紅筆改得面目全非。你寫幾遍,他給你改幾遍,一直改到他認可為止。謝仁符希望下屬積極向上,鼓勵大家給報刊投稿。那時,天津出版的《大公報》每天有一個版面報導輕工、手工業經濟。在謝仁符的督促下,除我堅持寫稿外,部里還有別的人也嘗試著給報社寫稿。我的用稿率高,而有的人用稿率低。情況反映到謝仁符那里,他叫我們坐下來交流。我說,我寫稿不寫道理,光寫事實。一段時期在金華、浙江和《大公報》上看不到我寫的稿子,謝仁符就會問,怎么最近沒有寫稿子。手工業合作化高潮時的一天,謝部長領著一位《大公報》記者到辦公室向我約稿。當時寫稿也有輿論壓力,有的人認為你出風頭、賺稿費。謝仁符說,管人家怎么說,社會上有人不允許我們革命,你也聽他的?!謝仁符還要求我們把字寫好,要一筆一劃寫得工工整整、漂漂亮亮的。

發揚民主  堅定務實

對總結報告,謝仁符十分重視。除經常有專題報告外,一般每月、每季都要小結報告,半年有半年的報告,年度更要認真總結一番。他搞總結,充分發揮民主,耐心聽取意見,從不輕易下結論。對總結報告,謝仁符分一般三個步驟:第一,將部里的科長、干事、辦事員等召集起來,讓大家講成績與經驗及存在的問題,談怎么解決問題。這樣的會議,他總是鼓勵下鄉多的干事多發言。他說,你們跑基層多,了解情況多,要多發表意見。會上,大家暢所欲言,把成績問題談深談透,并展開爭論。謝仁符一邊吸著煙,一邊做筆記,最后,他把大家的意見綜合歸納,把成績、問題、意見講得條理分明。我如實記下來,稍作整理,便形成一份完整的總結報告。第二,謝仁符把我叫去,要我寫出材料的初稿。我按照他的要求,擬出初稿。他召集有關人員討論修改,最后形成共識。有不統一的認識,當然是謝仁符一錘定音。第三,定稿在大小會議上傳達,送到外面交流,或在相關報刊上發表。謝仁符很少要我們給他起草報告,會議講話一般他都自己動手,即使要我們給他起草報告,他也把思路、內容先交待清楚。

下面來的各種報告,要求及時送給他看。對請示問題的報告,他要我們先提出處理意見。他往往能第一時間發現基層發生的各種問題,并及時加以解決。有兩件事,我印象挺深。第一件,武義縣武陽鎮鐵業社一名學徒到郊外取土,因塌方死亡。接到報告后,他馬上讓我和另一位同去前去調查處理。時值春季,婺江洪水猛漲,上浮橋被淹(當時金華城區往南走僅此浮橋),渡船停渡。謝仁符一上午在辦公室用電話與有關方面聯系,查詢水情。下午水位下落,謝仁符催我們盡快出發。我們聯合武義有關方面將工傷事故發生的經過及處理意見向他匯報,及時向各縣發出了通報。第二件,手工業合作化中,原先一些分散經營、前店后廠、街面設點擺攤等便民服務的優良傳統被集中經營取代了,有的地方把理發、配鑰匙、修鞋、修自行車等都集中在合作社里,給群眾帶來不便。中央為此給地委以上的黨委發出電報,指示手工業一些傳統的便民服務特色不能丟,要糾正恢復。部里當即召開各縣手工業局長座談會,傳達貫徹中央指示精神。會后,謝仁符說要注意搜集這方面的典型經驗。后來知道江山長臺鐵業生產合作社采用分散經營、集中管理的做法,他叫我馬上趕去取經。這個典型經驗除上報下達外,《浙江日報》加上編者按刊登在1956618日頭版。

各縣手工業局建立之初,有的縣只配一名局長,一名干事,最多也只配三人。第一次開各縣局長會議,局長們普遍認為干部配得太少,開展工作有困難,上級黨委不重視手工業工作,要求地委下令多配干部。謝仁符卻認為,一個縣兩三名干部不少了,重要的是黨給了我們一個舞臺,過去黨委沒有這個局,沒有這個舞臺,黨給你這個舞臺說明已經重視手工業了,有這個舞臺和沒有這個舞臺是不一樣的。現在戲如何唱就看自己了。又說,我們的干部蘊藏在群眾之中,手工業合作化運動將涌現出許多積極分子,他們都可以當廠長、當社長,他們就是你的后備干部。我們的責任不僅是使用干部,重要的是培養干部。一番道理說得大家心服口服。

體貼關懷  于無聲處

謝仁符平常沉靜寡言,不茍言笑,看上去比較嚴肅。說起話來慢條斯理,言簡意賅,往往能切中內核,但有時也風趣幽默。他習慣在辦公室前走廊上來回踱步,一邊吸煙,一邊思考問題。據說,他參加工作前是名語文教員,不僅文化水平較高,政治思想理論水平也不錯。他當時已四十多歲,對我們稱得上是嚴師慈父。

那時,我有個戀愛對象,在上海某部隊醫院工作。1954年,我準備申請結婚。時值審干,對方說她父親有個歷史疑點尚待搞清,婚沒結成。當時我非常痛苦。謝仁符幾次對我進行教育,說:“大丈夫何患無妻,姑娘多得很。叫郭以勤(謝仁符夫人,在金華醫院工作)幫你到醫院找一個。”他吩咐郭大姐帶著我到兩個醫院挑選。

19566月,謝仁符調任專署副專員,反右以后金華地委供銷手工業部被撤銷,在行署組建金華專署輕工業局,我的關系也轉到輕工業局。當時我被打成右派,但還保留公職,每月有38元生活費,藥費也能報銷。有一天,我去輕工業局報銷藥費,在走廊上碰到謝仁符。他同我握手,并說,不要悲觀,好好改造,還是有前途的。一席話,說得我熱淚盈眶。

1959年,我出走新疆。1962年,聽說中央甄別反右案件,我寫信詢問謝仁符。他叫秘書回信說,甄別的對象是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右派不在甄別之例,要我好好改造。1979年,我被落實政策回金華,到馬路里原金華大眾報老社址去看他。謝仁符安慰:小張,還是你行,烏魯木齊普及高中教育,你3個兒女都高中畢業,兩個考出去了,你在金華要苦死,一些右派天天挑沙子,兒女只能讀到初中,身邊只能留一個,其余都要下鄉當農民。


1986年12月,謝仁符在市干休所后院留影

我不久被聘到《消費日報》,先在金華記者站(轄金、衢、臺、麗、溫五地市)任常務副站長,后去北京總部,在金華時間很少。我記得,在金華看過謝仁符兩次。他生活仍然那么儉樸,吸最便宜的香煙,喝低檔散裝白酒。我給他送上兩瓶好酒一條好煙,他說,不能那么破費。他生病去世,我不在金華,沒能去醫院看他,很是遺憾。

                                                 (衷心感謝謝仁符兒子謝旦南供稿)

【責任編輯:滕榮康】



 
版權所有:中共金華市委黨史研究室 站務聯系:0579-82469819
浙ICP備14025984號 技術支持:北京拓爾思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通訊地址:浙江省金華市雙龍南街811號 郵編:321017
中国福利彩票近200期走势图 双色球蓝号稳赚方法 竞彩足球即时比分直播 捷捷娱乐 财神捕鱼app 博彩王彩票分析 pk10直播开奖赛车网站 北京时时赛车计划 时时彩后三稳赚 领航计划软件 20万投资什么稳赚不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