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福利彩票近200期走势图
首 頁 組織機構 黨史要聞 黨史研究 黨史宣傳 專題集錦 金華要聞 黨史文摘 縣市之窗
 
當前位置: 首頁 >> 黨史宣傳 >> 抗日戰爭在浙江圖片展
20年前參與對日訴訟的義烏城區31名受害者還有10人在世

發布日期: 2018-01-09 信息來源: 2017年11月20日金華日報03版 作者: 何百林 字號:[ ]


 連日來,記者多方尋訪20年前參與對日訴訟的義烏城區31名侵華日軍細菌戰中國受害訴訟原告團成員,      結果發現———

二十人離世一人無法聯系十人在世

 

    金華日報20171120 (記者 何百林 /   傅軍杰 制圖)

   核心提示

  1997年,義烏崇山村村民聯合我國各地遭受侵華日軍細菌戰殘害的民眾代表,組成侵華日軍細菌戰中國受害訴訟原告團。當年811日,原告團向東京地方法院遞交了108名原告團成員的集體訴狀,由此拉開了一場聲勢浩大、產生重大國際影響的跨國訴訟。

  在這108名原告團成員中,除了日前記者實地尋訪過的崇山村30人(具體名單見本報1163版相關報道),另外還有78人。其中,義烏城區31人,衢州11人,寧波6人,湖南常德30人。

  距離1997年對日訴訟已經20年了。在這108名原告團成員中,還有哪些人在世?那些在世的原告團成員,如今過得還好嗎?

  連日來,記者對義烏城區31名原告團成員進行了實地尋訪。經多方打聽和反復核實后得知,在31名原告團成員中,有20人已經離世,有1人因城市變遷而無法聯系(出生于192555、原住義烏城區北門街的樓秋星)。對于能聯系上的10名在世的原告團成員,記者一一上門走訪。

  

   金祖惠:別看我99歲了,腦子并不糊涂

 

   現年99歲的金祖惠是義烏所有在世的原告團成員中年齡最大的一位。

  19411119,金祖惠的奶奶陳竹英(當時62歲)死于鼠疫。3天后,母親吳才英(當時41歲)也死于鼠疫。1129,妹妹金寶釵(當時8歲)也被鼠疫奪去生命。

  后來,金祖惠自己也出現了頭痛、發燒、腋下淋巴結腫大等癥狀。他喜歡喝酒,想到自己可能要死了,他索性用胡椒調配了高度燒酒,喝得迷迷糊糊的。昏睡一夜后,他的病情竟然奇跡般地慢慢好了。

  1997年對日訴訟后,金祖惠和弟弟金祖池都是原告團成員,金祖池還曾去日本出庭作證。金祖惠沒去日本,但他一直在關注開庭的事。

  現在,除了患有慢性支氣管炎和一只耳朵聽力有所下降,99歲的金祖惠身體上并沒有其他大毛病。1111日下午,記者走進他的房門時,他正坐在床上,手里捧著一本《水滸傳》,看得津津有味。

  說到當年的對日訴訟,金祖惠嘆了一口氣說:“別看我99歲了,腦子并不糊涂。原告到被告的國家去打官司,哪里打得贏!”

  樓啟才:只有中國越來越強大,才會有真正的和平

 

  19411223白天,樓啟才的叔叔樓良池還在附近一家糖廠干活。第二天凌晨,樓良池就因感染鼠疫離世。在樓良池去世前不久,樓啟才的大奶奶、大伯母、小奶奶也被鼠疫奪去生命。

  樓啟才出生于1951年,家里受害的情況是他聽三奶奶賈雪梅親口說的。

  最近幾年,樓啟才一家的經濟壓力比較大。好在家中每年的房租收入比較穩定,因此能夠勉強維持下去。說到對日訴訟一事,他特別生氣:“既然東京地方法院承認了侵華日軍實施細菌戰的事實,日本政府就應該公開道歉。否則,就是老百姓常說的‘不講理’!”

  樓啟才說,現在仍有一些日本民眾和政府官員對中國抱有敵意。因此,只有中國越來越強大,才會有真正的和平,才能阻止日本軍國主義勢頭抬頭,防止歷史悲劇重演。

  張曙:東門片聯絡人換了兩次,民間合理訴求應得到支持

 

張曙今年80歲,目前住在義烏城區瑩波路。除了自己是原告團成員,他還是義烏城區東門片的原告團成員聯絡人。在他之前,東門片的聯絡人換了兩次。最開始的聯絡人是樓齊龍,200012月,樓齊龍去世了。之后,聯絡人改為陳知法。幾年前,陳知法也去世了。于是,張曙被推選為東門片的聯絡人。

  1941年冬天,鼠疫由義烏城區北門蔓延至東門。當年1226日,張曙的奶奶感染了鼠疫,癥狀為頭痛、發燒、腹股溝有腫塊。當時,醫生不敢進家門診治。家人只好到藥店買了一些退燒藥,但奶奶吃藥后仍未見好轉。5天后,奶奶離世了。

  對于日本政府至今不肯就細菌戰一事道歉、賠償,張曙說,對日訴訟是一種民間自發行為,訴訟要求完全合理,應該得到日本政府的支持。隨著原告團成員逐漸離世或年事已高,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關注侵華日軍細菌戰歷史、關心當年的原告團成員,共同將對日訴訟一事堅持下去。

  何關南:再拖幾年,在世的原告團成員就更少了

 

  何關南今年89歲,目前住在義烏市佛堂鎮雙林路。

  19411017,何關南的姐姐何菊鳳因感染鼠疫離世,當時30歲。那一年,何關南13歲。

  從7歲開始,何關南就住在姐姐家(姐姐已出嫁),姐弟情誼深厚。他記得姐姐感染鼠疫是因為被跳蚤叮咬過。姐姐發病后,體溫高達40,身上多處淋巴結腫大,連續兩天都沒吃什么東西。姐姐離世后,何關南非常傷心,經常一個人偷偷流淚。

  1997年對日訴訟后,何關南沒有去日本,但他一直在密切關注訴訟進展情況。時至今日,他仍對日本政府沒有就侵華日軍實施細菌戰一事向中國受害者道歉而氣憤不已。

  “再拖幾年,在世的原告團成員就更少了。”何關南說。

  幾年前,何關南因結腸問題做過一次手術。目前,他的病情趨于穩定,但聽力和視力有所下降。何關南的小孫子今年兩歲,每天帶著小孫子到小區樓下玩耍,是何關南一天中最開心的時候。

  姚選寶:要把身體養好,等著日本政府道歉

 

  19411121121,姚選寶的母親龔七妹、姐姐姚菊如、父親姚小田、哥哥姚根生、叔叔姚選東、伯父姚樟田等6人先后死于鼠疫,癥狀都是高燒、口渴、淋巴結腫大。

  當時,姚選寶只有兩歲。當母親發病時,還未感染鼠疫的父親及時將姚選寶送到姑姑家躲避,因此姚選寶沒有被傳染。家里的遭遇,是他長大后姑姑告訴他的。

  不久前,姚選寶在下樓梯時右腿膝蓋閃了一下,至今走路還不方便。另外,他患有“三高”,每個月的醫藥費扣除醫保報銷后,自己還要承擔1000元左右。好在他有養老金,因此生活有保障。

  對于20年前的對日訴訟,姚選寶還能回憶起一些細節。他說,現在他年紀大了,沒有機會再去日本出庭作證了。不過,他會加強鍛煉,努力把身體養好,等著日本政府謝罪、道歉的那一天。

  陳學能:晚上躺在床上經常問自己,難道訴訟的事就這樣算了

 

  陳學能今年53歲,目前在上海一家物流公司上班。

  1941124,陳學能的爺爺陳章漢(當時31歲)和奶奶朱良蘭(當時24歲)因感染鼠疫離世。兩天后,他的曾祖母陳朱氏(當時52歲)也死于鼠疫。

  在此次尋訪的31名原告團成員中,陳學能的年齡最小。因此,他經常在思考這樣一個問題:眼看著原告團成員一個個老去,對日訴訟之路到底該往何處走?

  “有時候,晚上躺在床上,我會輾轉反側很久還是睡不著。我經常問自己:難道訴訟的事就這樣算了?如果就這樣放棄,我怎么對得起因細菌戰而英年早逝的爺爺、奶奶?”陳學能說。

  陳學能認為,盡管困難重重,但對日訴訟應該繼續堅持下去,直到日本政府正式就細菌戰一事向中國受害者謝罪、賠償為止。如果有需要,他愿意為今后的對日訴訟工作出一份力。

  樓愛妹:忘了一些事,但清楚記得母親受害經過

 

  樓愛妹今年87歲,目前住在義烏怡樂新村。

  樓愛妹的身體不好,不僅看東西模糊,聽力也開始下降。更糟糕的是,她還出現了老年癡呆的癥狀。1115,記者到義烏怡樂新村看望她時,她已無法回憶起1997年對日訴訟的事,并連連嘆氣:“老了,老了,腦子不行了。”

  不過,對于1941年母親被鼠疫奪去生命的經過,樓愛妹并沒有忘記。對于其中的一些細節,她至今還記得清清楚楚。

  19411128,樓愛妹的母親因感染鼠疫離世,當時只有30歲。那一年,樓愛妹11歲。

  母親去世前,平時和父親一起做香燭。這是一種靠手藝吃飯的小本生意,由于生意不好,一家人過得很艱苦,就連住的一間半房子也是借來的。母親發病時,主要癥狀是高燒不退、淋巴結腫大。當時,父親怕樓愛妹也被傳染,將她托付給叔叔撫養。母親去世后,被埋葬在義烏東門山一帶。因為家里窮,當時父親連棺材都買不起。

  樓春娥:為支持對日訴訟,當年我捐了一萬元

 

  19411128,樓春娥的母親黃肖梅被鼠疫奪去生命,年僅50歲。母親去世時,樓春娥只有5歲。不懂事的她以為母親睡著了,還天真地拉著母親的手說:“起來,起來!”

  兩天后,樓春娥的奶奶馬嘉英也死于鼠疫,癥狀與母親一樣,都是發燒、口渴、淋巴結腫大。不久,曾探望過母親的伯母也發病離世。后來,其他親友都不敢來家里探望了。

  1997年對日訴訟后,樓春娥因為暈車嚴重,去不了日本。為了表達自己對訴訟工作的支持,當時月工資僅兩三百元的她,捐出省吃儉用數年攢下的一萬元錢,用于原告團其他成員赴日出庭作證。

  現在,樓春娥已81歲。平時,她總是教育自己的孫子和孫女,要努力學習,把自己的國家建設好。只有自己的國家強大了,別人才不敢欺負。

  張彩和:4年前中風,一直癱瘓在床

 

  張彩和今年85歲,目前住在義烏市保聯東街。4年前,她因中風癱瘓在床,至今生活無法自理,在語言交流方面也存在一定障礙。

  1113日下午,記者走進張彩和的住處時,她正靜靜地躺在床上。看到記者,她抬起左手,做了一個類似敬禮的動作。一旁的保姆說,這是老人家在主動跟記者打招呼。只是她沒有說話,也無法起身。

  19411126,張彩和的父親張錦壽感染鼠疫。此時,義烏城區的醫生都不敢診治。母親傅寶琴沒有辦法,打算請人將父親送到鄉下醫治。但來不及送往鄉下,父親就去世了。安葬好父親不久,母親也發病了,于122離世。父母去世時,張彩和已經10歲。

  記者離開時,張彩和再次抬起左手,依然是那個類似敬禮的動作,依然沒有說話,也無法起身。記者放下筆,走到床頭拉了拉她那只飽經風霜的手,她忽然像個孩子一樣開心地笑了。

  樓仁耀:也許等我這一代人離世后,就沒有多少人知道細菌戰了

 

  19411127日傍晚,樓仁耀看見母親的精神狀態不好,晚飯也沒有吃就睡了。當時,他心里很恐懼,害怕母親染上鼠疫。第二天早上起床后,他發現父親在家里急得團團轉,母親已開始高燒,當時他急得直哭。當天下午,母親就離世了,年僅26歲。母親去世時,樓仁耀的弟弟才一歲,還沒有斷奶。

  樓仁耀今年82歲,目前住在義烏市區工人北路。退休前他在銀行系統工作,家中經濟條件還不錯。現在,他的身體沒有大的毛病,但也有一些常見的慢性病。好在自己有醫保,因此看病的負擔不重。

  “現在,在世的原告團成員越來越少。也許等我這一代人離世后,就沒有多少人知道侵華日軍實施細菌戰的事情了。”說完這句話時,樓仁耀的神情變得有些黯然。

  相關鏈接———

侵華日軍細菌戰中國受害訴訟原告團

義烏城區名單(共31人)

金祖昌  吳圻林  金祖惠  金祖池  王惠光  樓啟才  孟賢富  樓秋星 金仁均  樓賽君  張  曙  葉樟基   葉小基  何關南  樓齊龍  姚選寶 樓賽男  陳知法  樓肇松   陳學能  陳良福  張桂娥  樓愛妹  樓良琴   樓春娥  樓仁錦  樓良田  劉華榮  張彩和  樓仁耀  樓仁榮 

  注:帶方框的名單表示已經離世,黑體字的名單為無法聯系。

【責任編輯:朱忠明】



 
版權所有:中共金華市委黨史研究室 站務聯系:0579-82469819
浙ICP備14025984號 技術支持:北京拓爾思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通訊地址:浙江省金華市雙龍南街811號 郵編:321017
中国福利彩票近200期走势图 可以出票的假彩票机 玩二八杠的游戏平台 彩虹计划网 吉祥三公游戏下载 时时彩技术群 mg游戏平台官网网址 体彩电子投注单停用 谁有非凡炸金花网址 259彩票网是正规的吗 北京pk10官网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