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福利彩票近200期走势图
首 頁 組織機構 黨史要聞 黨史研究 黨史宣傳 專題集錦 金華要聞 黨史文摘 縣市之窗
 
當前位置: 首頁 >> 黨史宣傳 >> 抗日戰爭在浙江圖片展
日軍侵華掠礦遺址:武義楊家螢石礦廠那些慘痛蒼涼值得頻頻回首

發布日期: 2017-06-08 信息來源: 2017年06月06日 金華日報8版 作者: 徐瑩 字號:[ ]


那些慘痛蒼涼值得頻頻回首

日軍侵華掠礦遺址

  

                       20170606 金華日報8版            記者 徐瑩

   

春天,隨著流水落花走了。

初夏,帶著燦爛的陽光,穿過樹葉間的空隙,穿過塵世間的喧囂,灑滿田間山野。

站在燦燦的陽光里,拜謁那座穹頂的死難礦工墓,探查那座銹跡斑斑的楊家0號大井,觀察那座日軍侵華運礦小鐵路遺址,參觀楊家侵華日軍警備隊軍官宿舍,觀看螢鄉抗戰紀念館里沾滿血淚的屈辱史和浴血奮戰的抗戰史,心里是滿滿的悲愴和激憤。

朗朗乾坤之下的滔天罪惡,是不該被忘卻的記憶。日軍侵華掠礦遺址,展示的是日軍對中國進行礦產資源掠奪及殘酷鎮壓礦工的實例物證,是值得每個有血性的中國人頻頻回首的蒼涼與慘痛。今年新公布的省級文保單位日軍侵華掠礦遺址,整合了死難礦工墓、羅山日軍侵華運礦小鐵路遺址、楊家侵華日軍警備隊軍官宿舍、楊家0號大井4處文物,它們與螢鄉抗戰紀念館組合,將為茭道鎮開辟紅色旅游提供重要的人文、實物的歷史遺存支撐。

武義是聞名中外的螢石之鄉,儲量大,品位高,日軍侵華發動浙贛戰役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掠奪武義螢石。武義縣文保所黨支部書記沈秋英說,武義是抗日戰爭中受日本侵略者殘害最嚴重的縣之一,楊家是原來全國最大的螢石采選企業浙江東風螢石公司所在地,也是抗戰中武義淪陷后的重災區。

1942年,侵華日軍占領武義后,為掠奪螢石資源,在熟溪河畔建起華中礦業公司武義礦業所發電廠,并從山東、江蘇及當地抓來1700多名勞工,強迫他們在楊家、溪里、塘里等10多個礦區采礦,從武義掠奪螢石源礦40多萬噸。日軍燒殺擄掠,強奪螢石;屠刀指處,尸骨成山。許多礦工因礦難和被虐待迫害慘死礦山,當地群眾僅在楊家一個礦區就清理出305具尸骨。暴行與反抗同在,屈辱與光榮并存,抗日軍民以血肉之軀,同仇敵愾、奮起抗爭,譜寫出一部艱苦卓絕的螢鄉抗戰壯歌。

 

每一處遺址,都有一段慘痛的歷史

A.死難礦工墓

藍天,白云,綠樹,將那座穹頂的死難礦工墓襯托得分外蒼涼。

墓塚位于武義縣茭道鎮東瑩社區東側,是抗日戰爭時期被日軍抓去強迫開采砩礦而殘害致死礦工墓塚。1946年,由姚炳塘、徐云從、楊海濤將死難礦工遺骨拾撿合葬,1957年由浙江砩礦將墓遷移并且重修,占地面積 180平方米 305名死難礦工和被日本鬼子殺害的武義縣第一位黨支部書記李守初成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祭奠對象。“當年,我的少先隊入隊儀式就是在死難礦工墓前舉行的。”今年70歲,曾擔任過楊家礦黨總支書記的程根土說。

墓塚坐北朝南,水泥封頂作穹頂狀,墓后砌弧形塊石垣墉,臺基水泥鋪砌,臺基正立面正中楷書陰刻“紀念抗日時期被日本帝國主義奴役死亡埋葬在此的三百零五名工人階級兄弟/浙江砩礦全體職工立/一九五七年九月”,西側陰刻“原始立墓人姚炳塘徐云從楊海濤”,東側紅漆手書“武義縣第一位黨支部書記李守初同志一九四三年八月組織抗日游擊隊被日本鬼子在楊家門口涼亭殺害”。臺基兩側各設有臺階9級,臺基前設拜臺1級,拜臺前有臺階11級。拜臺和臺階兩側設花壇。

“抗戰勝利后,楊家礦區井塘山上白骨累累。走在田野山間,不時可以看到死于日軍迫害或感染瘟疫得不到救治而死亡的礦工尸骨頭顱。”武義縣原黨史辦主任陳祖南說,這樣的慘狀不但讓當地人恐慌不安,也讓很多民眾覺得于心不忍。19465月,當地人姚炳塘、徐云從、楊海濤主動牽頭收斂死難礦工遺骸,建造墓塚。他們的善行得到了當地士紳民眾的自發支持,大家捐資出力收斂尸骨108擔,頭顱骨305顆,在楊家牛糞山腳修建了死難礦工大墓,讓慘死的礦工入土為安,一慰亡靈,二鑒后世。

B.羅山日軍侵華運礦小鐵路遺址

茭道鎮羅山村東面約 200處,山村公路邊有一座小水泥橋橫跨白溪,橋的前方是大片大片的綠色田野,從近到遠由冷到暖,綠油油的嫩芽在陽光下折射出童話般的光澤。

極目田野,溝壑縱橫,田堘由深到淺阡陌交通,很難看出這里曾有一條鐵路聯通溪里礦區。而日軍的野心,是將這條鐵路延伸至東海邊,讓楊家的優質螢石礦源源不斷地從海船運出,實現他們的掠奪野心。

羅山日軍侵華運礦小鐵路建于1942年,是侵華日軍侵占武義時為掠奪楊家砩石礦而建。橋南北走向,橫跨白溪,長 7.38,寬 1.80,橋面現狀為鋼筋混凝土鋪面,橋面下有兩根大梁。橋兩端各筑有鋼筋混凝土砌置的橋臺,高 2.40,自下而上分作三級,逐級內收,底層第一級進深 3.40,第二、三級進深 1.80。橋臺兩側用石塊在溪坎上砌成護墻,橋南有連接有約 200的鐵路路基,寬約 6.10,高約 1.70,橋北路基已經變為農田。

羅山日軍侵華運礦小鐵路遺址所承載的歷史信息,是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中國以及對中國進行礦產資源掠奪的實例物證,是了解中國近代史的重要窗口,具有一定的文物價值。

C.楊家侵華日軍警備隊軍官宿舍

在茭道鎮東瑩社區高高低低的小巷弄里兜兜轉轉,這個昔日曾直屬于國家冶金部的大型企業如今有些落寞。高高低低的宿舍樓前,不時可以看見幾個老人圍坐閑聊或下棋打牌。

楊家侵華日軍警備隊軍官宿舍位于茭道鎮東瑩社區中區背平房1號,1943年由侵華日軍建造,供日軍守備隊軍官使用,建于小山頂,可俯瞰整個楊家礦區。81歲的朱愛英坐在門廊的長椅上和住對面的阿姨閑聊著,她是新中國成立后礦區第一位礦長、山東籍南下干部朱安豪的女兒,從1950年來到礦區,就沒有離開過。她說,這里住戶換了好多撥,房屋內外也有一些小變化,但木制的門窗還有主體結構沒變。

軍官宿舍坐北朝南,占地面積 373平方米 ,分為前后兩幢,相向而建。房屋是單層兩坡懸山頂,磚木結構,每幢有6間,中間兩間為會議室。建筑之間以過廊相連,柱間設廊凳,有美人靠。1949年后,分給礦區職工家屬居住。這組建筑是日本對中國進行礦產資源掠奪及鎮壓礦工的實例物證,該建筑的結構為研究抗戰時期的建筑及文化提供了科學依據,具有一定的科學研究價值。

 

D.楊家0號大井

330國道茭道鎮東瑩社區段左拐,往西走約 300,沿著雜草叢生的羊腸小道上山,在半山坡可以看見幾處破敗的磚瓦房矗立在荒涼山坡的野草雜樹間。站在破敗的房門前,可以看見陽光投射在廢棄工房里的大片光影,斑駁的墻面上有綠色的青苔,裸露的頂棚上有嫩綠的藤蔓掛下。走進頂棚部分裸露的工房,布滿廢棄物的地面上,散亂地生長著一些植物。走過卷揚機房、更衣房,再往前走,有一處殘敗的圍墻,上面掛著一塊大紅色的指示牌,上面用黃色大字寫著“此處危險請勿靠近  茭道鎮人民政府宣”的字樣。隔著圍墻,一座銹跡斑斑的廢棄井架矗立在藍天白云之下,被綠樹映襯得格外醒目,這就是日軍掠奪武義優質螢石的楊家0號大井。

楊家0號大井含砩量高,儲藏量大,井深170余米,東到永康八字墻火石崗,西到東湖水庫底,東西長 20公里 1943年日軍侵占武義時,曾對此井進行挖掘。0號大井1949年以后繼續開采,上世紀60年代由東風螢石礦正式開掘,2000年停止開采。大井井口呈方形,留存有卷揚機機架,井下有抽水管等設備,井口南側約 20處尚保存有卷揚機房及更衣房;西側為地面選礦工具房,均為青磚兩坡懸山頂建筑。大井東側 30處山坡筑有直徑約 4的塊石水泥砌置的圓形水池。

楊家0號大井是1949年以后新中國螢石開采較早的大井,含砩量高,儲藏量大,在當時的開采中自力更生,采用較為先進的方法進行開采,在我省的螢石開采歷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

每一段苦難,都是蒼涼的記憶

螢石與溫泉,是上天賜給武義人民的兩大瑰寶。螢石晶瑩剔透,俗稱“夜明珠”,別名天游石。

19425月,浙贛戰役爆發,日軍目標直指武義螢石資源,侵華日軍第13軍作戰命令中稱:“在金華一帶,螢石埋藏量達350萬噸,武義占90%,品位達80%以上,居亞洲第一,每年可向日本提供15萬噸螢石,實為日本國鋼鐵工業的必需。”

1942 518 ,日軍參謀次長田邊盛武中將飛抵杭州,向其13軍面授機宜:“本作戰結束后,須確保金華以東地區占領,本作戰最希望獲得的物資是螢石和鐵道器材。”為此,日軍開始對武義進行大掃蕩。 523,日軍70師團一部經永康入侵武義縣城。翌日,出縣城西門,經三角店、清塘直撲金華,再攻衢州。

6 18 ,日軍22師團沿富春江經金華曹宅,從履坦方向竄擾武義縣城;19日,出南門經徐村、新宅,進犯麗水。 76,日軍22師團一個后繼大隊再陷武義縣城,在武義境內四出掃蕩,歷時半個月再從履坦方向撤出。 831,日軍70師團混成旅槍寧部1000余兵員,從金華沿金武公路直犯武義,沿途設立據點派駐兵力,作長期性的占領部署。侵占武義的日軍先是70師團105大隊,后有22師團85聯隊,聯隊司令部設于離縣城5里的童廬村,下轄三個大隊。一隊護衛童廬,一隊盤瑤縣城,一隊常駐履坦,與金華日軍通連。

為實現長期掠奪,日軍拆毀了熟溪橋橋廊以鋪鐵軌,并在橋北強拆民房,建造發電站。電廠面積2.17萬平方米,安裝2臺大型發電機組。日軍敗退前拆毀鐵路及發電廠,煙囪未及拆毀。煙囪原高 38,底部直徑 4.50,現存煙囪及基座,為鋼筋水泥結構。

浙贛戰役后,武義、義烏等地的螢石產地被日寇列為“確保地區”,設立華中礦業公司武義砩石采礦所。194210月,日軍從東北、山東、河南、安徽、江蘇和浙江等地強攜礦工1700多人,偷運至武義,盜采螢石。礦工進入采礦區后,吃的是發霉摻沙的糙米飯,穿的是破衣麻袋片,住的是陰暗潮濕的工棚,內有監工監視,外有礦警巡邏,不得寸步自由,不許轉頭張望,不許私語交談,如有違反,輕者罰跪掌嘴,重者鞭打致殘。

19444月,塘里和楊家礦區爆發大瘟疫,日軍將患病勞工送進隔離所,任其病餓而亡。死者多時每天達數十人,拖尸隊埋葬不及,就拋尸荒野。一時間,楊家礦區井塘山上白骨累累。

八年抗戰期間,國共兩黨為保衛螢石資源,不屈不撓地與日軍抗爭,炸礦山、毀鐵路、拆橋梁、驅敵寇,無數壯士獻身抗戰事業。

每一段歷史,都值得頻頻回首

從發現螢石,到遭遇劫難,到1949年后自主開采,到改革開放之后東風螢石公司的發展變遷,武義縣茭道鎮東瑩社區、羅山村這些與螢石有關的歷史,都值得頻頻回望。

192110月,武義履坦鎮范村的一個村民在大通寺后山第一次在武義發現螢石,并創建“物華砩石公司”,螢石礦開始外銷,隨之引來了日本侵略者的垂涎三尺。

19425月,侵華日軍發動浙贛戰役,其重要目標就是侵占武義等7個縣的螢石產地,掠奪螢石戰略資源。23日,日軍東路師團侵占武義。 1015,由日本地質專家組成的從軍調查隊寫出《武義-義烏螢石產地精查報告》,對武義境內的22處螢石礦作了調查,并作了貯量測算,報告中稱:“就7個縣的螢石資源調查實施結果看,武義螢石為東方第一。”11月,日軍成立了“華中礦業公司武義砩石采礦所”,在楊家、塘里、周嶺等地設立礦區盜采螢石。

新中國成立之后,國家注意到在這片土地上得天獨厚的螢石資源,開始創辦國有螢石采礦企業。19504月,浙江省砩礦辦事處成立,清理日偽軍殘留礦山,作開采恢復生產,后經多次易名。196612月,改名浙江東風螢石礦,198011月改稱東風螢石公司,成為當時中國最大的螢石生產經營企業。

東風螢石公司全盛時期有4個礦,16眼礦井,職工2500多人,年產塊礦10多萬噸,為國家創收了大量外匯,曾直屬于國家冶金部。公司發展進入高峰的上世紀70年代末期到90年代中期,年出口創匯最高達到800萬美元。進入80年代中期,“東風”每年上繳的稅收是800萬~1000萬元;在當地納稅排行榜上,“東風”占據榜首長達10年之久。

在巔峰時期,東風螢石公司還開始多種經營,主要建成東瑩水泥廠等企業。

上世紀90年代末,東風螢石公司在國有企業改制浪潮中拆分消亡,目前屬于浙江省武義縣茭道鎮東瑩社區。

1998 127 ,武義縣人民政府公布死難礦工墓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 20121116由武義縣人民政府重新公布死難礦工墓、羅山日軍侵華運礦小鐵路遺址、楊家侵華日軍警備隊軍官宿舍、楊家0號大井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今年1月,以上幾處被公布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奧斯維辛之后,寫詩是一件殘酷的事。

這句鳴聲悲切的名言,其實是一種無辜的負疚,一種終究意難平的愴然。

“奧斯維辛之后”,這一命題已成為每一個有良知的現代人都無法回避的沉重話題,而日軍侵華掠礦遺址所承載的這些慘痛蒼涼,更是不能忘卻的記憶。

苦難記憶既是一種主體精神的品質,也是一種歷史意識。苦難記憶指明歷史永遠是負疚的、有罪的,苦難記憶要求每一個體的存在把歷史的苦難主體意識化,不把過去的苦難視為與個體存在毫無關聯的歷史。

如何更好地保存日軍侵華掠礦遺址,如何更好地以鑒后世?武義縣茭道鎮政府期待更多的社會有識之士來出謀劃策,積極參與。

【責任編輯:朱忠明】

 



 
版權所有:中共金華市委黨史研究室 站務聯系:0579-82469819
浙ICP備14025984號 技術支持:北京拓爾思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通訊地址:浙江省金華市雙龍南街811號 郵編:321017
中国福利彩票近200期走势图 7070彩票官网 时时彩三星走势图彩经网 为什么赌龙虎总是输 牌九怎么分大小 八达国际在线娱乐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记录 新时时贴吧 重庆时时开奖软件 新时时豹子号统计 幸运28全包稳赚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