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福利彩票近200期走势图
首 頁 組織機構 黨史要聞 黨史研究 黨史宣傳 專題集錦 金華要聞 黨史文摘 縣市之窗
 
當前位置: 首頁 >> 黨史宣傳 >> 抗日戰爭在浙江圖片展
一張照片:記錄了侵華日寇細菌戰中國受害者對日索賠訴訟的歷史

發布日期: 2017-02-21 信息來源: 2017年2月21日金華新聞網-金華日報 作者: 李艷 字號:[ ]


2017年2月21日金華新聞網-金華日報

是回顧更是紀念 
一張照片話歷史滄桑
李艷

 

    這是一張普通又不普通的照片。這張拍攝于2001年12月的照片,記錄了侵華日軍細菌戰中國受害者對日索賠訴訟的歷史。當年,跨國訴訟在日本東京地方法院一審最后一次開庭,記者和義烏、寧波、衢州的6名原告一同赴日,見證歷史一刻。

  當時,王選和日本友好人士、對日索賠訴訟律師團日本律師一瀨敬一郎(前排右)一同前來日本成田機場接我們,在成田機場高鐵站站臺,王選為我們拍下這張照片,定格了一段難忘的歷史。

  外出散步,再也沒能醒來

  昨天,記者從影集中翻出這張照片,發給王選,王選很是感慨:“時間過得好快,對日索賠訴訟提起訴訟到今年已經20周年了。”

  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對日索賠訴訟在向世人昭示細菌戰是怎樣一種非人道戰爭犯罪的同時,當年的親歷者隨著年事已高,卻一個又一個相繼離去。照片中的6名原告,現仍健在的已僅剩兩人———后排右二81歲的張曙、后排左三82歲的王晉華。

  后排左一、衢州市85歲的離休干部楊大方在元宵前夜外出散步途中,倒在路邊,再也沒有醒來。

  “誰能想到他走得這么快,他向來身體不錯,脾氣好,素質高,是180名原告代表中行政級別最高的,是離休干部。每次看到我,他都特別高興。”王選回憶,對日索賠訴訟每次在義烏開會、搞活動,他都會一大早從衢州趕來,特別熱心。

  楊大方是新中國空軍第一代飛行員,曾于1951年國慶閱兵時駕駛轟炸機飛越天安門廣場受閱,還參加過抗美援朝。記者多次采訪楊大方,每次他都笑瞇瞇的,從沒見他和人發過火。

  楊大方非常有激情。1940年10月4日,日軍飛機在衢州上空施放了帶有鼠疫桿菌的糧食、碎布、紙張等物品,其中還混有大量吸飽鼠血的跳蚤。1941年3月下旬,楊大方的父親染上鼠疫,高燒不退,不到一周就含恨去世。每次講起父親,楊大方都悲憤交加。

  照片定格當年,記者和他一起到日本東京法院出席一審最后一次開庭期間,外出集會,楊大方手捧父親生前的遺像,所到之處,義正詞嚴地控訴,頗能打動人。記者現在仍記得他面對一大群媒體記者的長槍短炮,面對日本市民勇敢站出來,鏗鏘有力、憤怒控訴的感人的一幕幕。

  生前,楊大方向人提及侵華日軍細菌戰的罪惡,“一說就激動”。1997—2007年,楊大方帶著父親的遺像,四赴東京控訴。在日本東京簡陋的招待所,記者和王選同居一室,楊大方就住我們隔壁。晚飯時間,大家舍不得下館子,日本消費水平高,一碗面條就要六七十元,王選提議“聚餐”。所有的人集中到王選的房間,記者拿出從金華帶去的方便面、火腿腸,楊大方帶的是衢州麻餅和辣椒,至今還記得當時大家其樂融融、歡聚一堂的情景……

  原告代表走了一個又一個

  照片中的6位原告,義烏占了4位,其中兩位,站在后排右一的樓良琴、后排右三的王錦悌早在多年前便已先后去世。

  “樓良琴是義烏原告代表中最早去世的,他是孤兒,到新疆去謀生,妻子也是新疆人。”王選清楚記得,在上海電視臺拍攝其紀錄片里有一個鏡頭,“樓良琴一路走一路跳著新疆舞,像孩子一樣”。

  當年一起去日本時,記者曾采訪過樓良琴。這個話不多、會跳新疆舞的憨厚農民,說起細菌戰中家破人亡的悲慘,老淚縱橫:“我住在義烏城區,義烏城區鼠疫蔓延時,母親為防疫病傳染,把當時還年幼的我送到前店新屋村姑姑家。誰知僅過了兩天,母親和姐姐就染病身亡,第二天,父親也染病去世了,剩下我孤零零一個人……”

  樓良琴的哀傷和痛苦穿越時空,一直深深地印在記者的腦海中。

  王錦悌是1942年侵華日軍崇山細菌戰中死里逃生的受害幸存者,也是記者第一位采訪的原告代表。1997年8月,他和同村的王晉華等四位崇山村村民,代表所有在細菌戰災難中受害的親屬,隨王選向日本東京地方法院遞交訴訟,狀告日本政府回金后,記者就對他進行了采訪。

  王錦悌是一名抗美援朝志愿軍偵察兵,在180名原告代表中,算得上有點文化,會畫圖,能測算,崇山村最基本的受害者調查就是他一家一家跑出來的,他畫的全村受害地圖,作為崇山村受害的證據遞交到日本地方法院,并被作為永久的紀念刻在崇山村村口的墻上……

  2009年8月6日,王錦悌在貧困中死去,享年75歲。這一天,日本廣島上萬民眾舉行遭受原子彈轟炸64周年紀念日,悼念死難者,祈求和平,控訴戰爭罪行。日本民眾哪里想到,侵華日軍制造的戰爭罪惡卻在中國大地上禍害至今……

  昨天,侵華日軍細菌戰義務展覽館館長王培根告訴記者,崇山村30名訴訟原告目前健在的已不到1/3……

  是回顧更是紀念

  

  照片中站在后排左二的是寧波老沈,嚴格來說,他不是一名原告,但也是受害者家屬。他的姐姐在細菌戰中染上鼠疫身亡時,已懷孕9個多月,“肚子大得連棺材蓋都蓋不住,一尸兩命啊”。王選說,她已不記得老沈的名字,但對這個人印象非常深刻,他把姐姐的一個孩子撫養成人。“他主動要求去日本,自費。他說去日本,就是為了他姐姐。可惜,日本回國沒多久,他就去世了。”

  看著照片中已經故去的戰友,王晉華、張曙很是感慨。王晉華三次赴日本、張曙自費五次赴日本控訴。1997年最早提交訴訟時,他們健步如飛,如今卻已步履蹣跚。王晉華在2014年被查出患有淋巴癌后,已做了4次化療、28次放療,身體虛弱,卻仍堅持每個星期去侵華日軍細菌戰義務展覽館值班;張曙在每天送兩個孫子上學放學、享天倫之樂的時候,心里也仍牽掛著每一個相關的訊息……

  一晃20年,每一步都書寫著艱辛與努力,每一步都是那么來之不易。

  王選表示,目前她正在撰寫和細菌戰相關的國家項目申請報告,等忙過這陣子,將和學生一起再來金華調查。今年是細菌戰提起訴訟20周年,日本最高院判決10周年,清明前后,各地的原告們將聚集在衢州細菌戰歷史紀念館,開一個訴訟回顧紀念會。

  對每一個親歷、參與者來說,這是回顧,更是紀念。

 

【責任編輯:吳曉華】



 
版權所有:中共金華市委黨史研究室 站務聯系:0579-82469819
浙ICP備14025984號 技術支持:北京拓爾思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通訊地址:浙江省金華市雙龍南街811號 郵編:321017
中国福利彩票近200期走势图 彩八仙 北京pk赛车开结果结果 注册腾讯分分彩 重庆时时免费计划软件app 双色球投注手写单 新时时彩下载 江苏时时走势 28赌博玩法 百人牛牛官网下载 后三包胆最佳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