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福利彩票近200期走势图
首 頁 組織機構 黨史要聞 黨史研究 黨史宣傳 專題集錦 金華要聞 黨史文摘 縣市之窗
 
當前位置: 首頁 >> 黨史宣傳 >> 抗日戰爭在浙江圖片展
金華“慰安婦”入中國“慰安婦”歷史博物館

發布日期: 2016-11-11 信息來源: 2016-11-10 22:04 金華新聞網 作者: 李艷 字號:[ ]


2016-11-10 22:04 金華新聞網

金華新聞網11月10日消息 記者 李艷 文/攝

 (金華雞林會名單封面)

今天,竹籃、火籠、陶罐、盞臺,四件老人使用的生活用品進入中國“慰安婦”歷史博物館,永久珍藏,向世界控訴侵華日軍“慰安婦”性奴隸制度的罪惡。

這位老人不是別人,正是10月21日本報獨家報道《浙江已知唯一在世“慰安婦”開口控訴》的主人公。前天,中國“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師范大學教授蘇智良,上海師范大學女性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國“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研究員陳麗菲等一行三人,來到金華調查確認老人受害史實, 并予以經濟援助。

至此,我國已知公開身份的在世“慰安婦”,由此前新華社公布的19人增至20人。金華新發現的“慰安婦”,為浙江已知唯一在世的“慰安婦”。

“金華的發現是新的突破!”

10月21日,《浙江已知唯一在世“慰安婦”開口控訴》在本報刊發后,影響廣泛。當天,騰訊兩次彈窗推送轉發。蘇智良在前一天接受記者采訪時,得知該消息非常興奮,夸獎“金華日報做了一件好事”,表態將在適當時候前來金華探望。

蘇智良是在國際上頗有影響的“慰安婦”研究專家。前天,蘇智良一行風塵仆仆出現在金華高鐵站時,就對記者說:“金華的發現是新的突破!”

為尊重當事人,本報“等”了三年多的采訪,以及見報時隱去名字、地址、背影照片等特殊處理,更讓蘇智良點贊:“有心,做得很不錯,態度特別好,有人道感。”

 

口述實錄“慰安婦”屈辱歷史

時間可以抹平一切,但是“慰安婦”的傷痛和屈辱,卻是時間也無力平復的。

再次看到記者,老人就伸出手來哭訴:“我這輩子吃苦頭,日本強盜,殺人放火,強奸婦女!”

雖然聽不太懂金華話,陳麗菲仍然非常有經驗地抱住老人,撫摸身子,頻頻安慰。看到老人不停地顫抖,她還細心地把為老人帶來一條的嶄新羊毛圍巾,給老人圍上,并扶老人在床上躺下。老人的情緒漸漸穩定下來。

蘇智良送上慰問金,叮囑老人買點好吃的,有病要及時治療。蘇智良介紹,這是中國“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向社會募集的資金。中國“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成立于1999年,從2000年起,研究中心對調查確認生活在中國大陸的“慰安婦”幸存者進行生活援助,迄今已發放500多萬元。

在征得家屬同意后,蘇智良一行為老人做了“慰安婦”口述實錄,本報報道成為口述實錄重要、有力的依據。陳麗菲拿著事先打印出來的本報報道和問題記錄,邊看邊問。

雖然年事已高,問的人也不同,但老人當天的口述實錄與記者的采訪基本吻合。這在證明老人記憶驚人的同時,也說明“慰安婦”的屈辱經歷是如何深入血脈,沒齒難忘。

“白天關在房間里,鬼子晚上來欺侮。”

“床是大通鋪,鬼子一個個進來,看中哪個拖哪個。”

“兵有大小,如果是軍官,看上哪個姑娘,就可大模大樣地帶走。”

……

老人身心遭受巨創:因為當時年齡尚太小,鬼子得不到滿足,她的右手中指被鬼子砍裂、骨折,至今摸上去硬硬的;她的右大腿被鬼子砍傷,現在還有一塊凹進去;她時常鬧肚子痛,似乎有個東西在里面爬……

受害時間長證據鏈特別完整

蘇智良、陳麗菲自1999年開始進行“慰安婦”調查研究后,幾乎訪遍了全國各地已知的在世“慰安婦”,最多時達100多人。著名導演斯皮爾伯格的助理曾主動與他們聯系,意欲拍攝一部“慰安婦”題材的電影。目前,多部“慰安婦”紀錄片已問世,金華新發現的“慰安婦”老人也將在合適的時候,及時拍攝記錄。

“老人最明顯的特點,一是受害時間長,長達三年的蹂躪,在我們所有調查的‘慰安婦’中,算長的。二是證據鏈特別完整。老人的丈夫比她大四歲,和她同村,是間接見證人。而且他還和同村被抓的另一位‘慰安婦’是小學同班同學,情況了解得比較清楚;同村的離休干部老徐比她小六歲,當年親眼看到她和同村的姑娘被抓,是直接親近證人。兩個證人同時代同村,不同時間不同人,但線索清楚,講述的事實、時間、地點、節點基本一致,可信度高。”蘇智良說,“慰安婦”制度是“二戰”時期日本政府及其軍隊使用暴力迫使大量婦女充當軍隊性奴隸的制度,這在人類文明史上,是空前絕后的國家犯罪和戰爭暴行。“慰安婦”按來源可分為強征、誘騙、俘虜三種,我國大多數“慰安婦”制度受害者屬強征,金華老人當年午睡醒來被鬼子拖著抓走,就是非常典型的強征。

當天,老人說到憤怒處,拍著床不停地哭。一輩子生活在壓抑中的她,“慰安婦”的屈辱經歷是心中永遠的痛。

“金華雞林會名單”具有國際意義

《浙江已知唯一在世“慰安婦”開口控訴》文中提及的“金華雞林會名單”,同樣引起了蘇智良一行的興趣。

“金華雞林會名單”現存于金華市檔案館,是去年10月記者在一次采訪中意外發現的。“金華雞林會名單”首頁注有“機密”字樣。前言寫道:“該會(雞林會)會長岸島子峰思想純正,頗堪接近”“經運用策反力量,獲得名冊一份”。落款時間為1945年1月,表明70年前,早在戰爭期間,“金華雞林會名單”即已落入中國人之手,非常不容易。 

這是迄今為止發現的世界僅存的為數不多的“慰安婦”相關名單。雞林是朝鮮的地名,很多朝鮮婦女,就是在那里下落不明。雞林會即朝鮮同鄉會之別名,名單記于昭和十九年四月(1944年),是日語,其中說明:“雞林會”為作為“皇國臣民”,居住金華地區朝鮮半島人的組織。“雞林會名單”有名有姓的共211人,其中金華市區140人、武義29人、義烏21人、蘭溪4人、諸暨17人。名單登記有各種各樣的人,有公司職員,有辦企業的,也有無職業的。光住在金華市區雅堂街有名字沒職業的就有87人,年紀最大26歲,最小17歲,平均年紀21歲。

當天,在記者帶領下,蘇智良一行認真查閱了“金華雞林會名單”,一看就認為非常有研究價值。

“這是一份很有價值的檔案,是朝鮮人在金華地區的名錄,記載了名字、年齡、籍貫、所從事的職業。其中,至少有6家慰安所,還有相當部分的年輕女子集中住在同一個門牌號,這些人很有可能是朝鮮‘慰安婦’。”蘇智良反復查閱,興奮地說,“金華雞林會名單”具有國際意義,是非常珍貴的“慰安婦”調查材料,很少見有這么集中的“慰安婦”相關名單。

這份名單透露出哪些信息?名單上的人后來又去了哪里?他們中究竟有多少人被強迫做了“慰安婦”?蘇智良表示,將盡快對名單進行解讀。“里面出現的人名、地名,特別是金華地區的地名,涉及非常多。我們將通過實地調查和文獻資料相結合,復原日軍在浙江的暴行。”

史料記載,從1942年5月20日開始,東陽、義烏、永康、武義、湯溪、蘭溪相繼被侵華日軍占領,至5月28日,金華城區淪陷。以后,金華地區一直被日寇作為戰略要地,以重兵駐守。在長達三年的淪陷時期,侵華日軍從日本、朝鮮及中國各地強征(搶)大量婦女,在金華各縣城(鄉)開辦了20多處“慰安所”,其中,金華(縣)9處、武義6處、蘭溪3處、浦江1處、義烏2處……

當天,蘇智良最為遺憾的是,地處婺城區長山鄉石門村、金華市區已知僅存的一處慰安所舊址,在他抵達金華的前一天被拆。

這是一場和時間的賽跑。

老人鼓足勇氣的開口控訴、蘇智良一行不辭辛勞的調查,以及所有人的努力,只為歷史真相大白于天下。

(報道詳見2016年11月11日《金華日報》)

【責任編輯:吳曉華】



 
版權所有:中共金華市委黨史研究室 站務聯系:0579-82469819
浙ICP備14025984號 技術支持:北京拓爾思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通訊地址:浙江省金華市雙龍南街811號 郵編:321017
中国福利彩票近200期走势图 阿拉德之怒mg平台下载 ag真人游戏厅 重庆欢乐生肖 大地网投登录 即时比分大赢家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 电子投注 金苹果娱乐平台官网 精准幸运飞艇彩票全天计划冈 北京赛车pk10直播删除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