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福利彩票近200期走势图
首 頁 組織機構 黨史要聞 黨史研究 黨史宣傳 專題集錦 金華要聞 黨史文摘 縣市之窗
 
當前位置: 首頁 >> 黨史宣傳 >> 抗日戰爭在浙江圖片展
王選在金華:開展“侵華日軍細菌戰受害者田野調查”

發布日期: 2016-10-08 信息來源: 2016年10月5日金華新聞網-金華日報 作者: 李艷 字號:[ ]


2016年10月5日金華新聞網-金華日報

細菌戰田野調查 蒲塘村里話親情
王選在金華度過特殊的國慶節

李艷

    10月1日,當許多人在朋友圈曬旅游、曬美食時,王選卻帶領16名大學生在金東區源東鄉挨村進行細菌戰受害者田野調查。晚上,王選又應邀和金東區澧浦鎮義烏鳳林王氏后裔蒲塘村民團聚。王選在金華度過了特殊的國慶節。

  徒步三四公里進村調查

  國慶前一天,王選從義烏趕到金華時,已是華燈初上。

  在義烏,她召集侵華日軍細菌戰受害者代表座談,之前在工作群里強調再三的諸多事宜,當面又作了具體部署、落實。隨著受害者代表年齡的增大,王選越來越感到身上責任重。

  已經65歲的王選很想退至幕后,好好享受普通人的生活,但全國各地,只要提起細菌戰,人們首先想到的就是她,她每天的生活,就像上了發條,根本停不下來。

  國慶當天,根據事先的安排,王選一早就和學生從市區的賓館出發,坐公交車來到金東區源東鄉開展細菌戰田野調查。16名大學生分別來自浙江工商大學、寧波大學,王選記不清這是自己帶出的第幾撥調查大學生志愿者了,從門外漢到初入門,再到熟能生巧,王選手把手教,歷史就在一次又一次的口述中得以傳承、銘記。

  源東對王選來說并不陌生。此前,她已經帶領學生調查過兩次,共走訪了16個村莊42名受害村民,差不多走了有史料記載的一半多受害村莊。這次利用國慶長假,王選想把余下的受害村莊都走遍。

  《金華縣民國檔案》記載:日軍對源東鄉實施細菌殺戮,死亡(含失蹤)759人,源東鄉當時人口為9100多人。王選帶領學生挨村調查,就想搞清楚:日軍實施細菌戰情況如何?村民受害到底有多嚴重?

  調查頗費時費力,光培訓差不多就花了一個上午時間。中午在源東鄉一飯店簡單吃了中飯后,王選就和學生兵分兩路展開調查。

  長塘徐村距源東鄉政府三四公里。王選帶領三名學生,沐著秋日的暖陽,徒步三四公里,來到該村調查。

  “金蕭支隊游擊隊在這里組織農民游擊組,我是長塘徐村游擊組大組長,有60多人。長塘徐村當時是大村,和周圍兩個自然村同屬一個農會,共有300多戶人家。1942年6月,日本人打來后,很多村民都得爛腳病,我們就知道日本人放毒了。瞧,我爛腳的疤還在!這是日軍放毒的罪證!”95歲的村民徐正奎看見王選來了,很激動,蹲下身,挽起褲腿給王選看。

  端來小方凳,王選和學生聽徐正奎一講就是一兩個小時。門口蛟子多,王選不時用手驅趕,老人體貼地說:“坐家里去。這里太熱。”

  “不要,沒關系。”王選告訴記者,老人雖然聽力不好,交流費勁,但他的講述“很自然也很重要”。他提到村里40多個人爛腳,還有他自己的爛腳經歷,“一開始癢,抓去,就開始爛,三四天后,就腫得老大,還發燒”。這些都是老人客觀、真實的經歷,“說得一點也不過分”。

  徐正奎還提到兩位參加1943年7月18日山下施伏擊戰犧牲的烈士:一位叫丁志遠,湖南寧鄉人,犧牲后葬在源東陰庵山上;一位叫吳長青,源東人,犧牲時年僅18歲。

  源東可歌可泣的往事

  帶領另一路學生調查的是在市市場監管局工作的施化果。他是源東人,父親早年參加革命,對源東歷史如數家珍。八年前,為了了解金蕭支隊的歷史,他在金蕭支隊當年主要活動區源東一帶進行深入調查。其間,他對包括細菌戰等在內的抗戰史有了進一步的了解。

  “金蕭支隊八大隊三中隊、二中隊當年的隊部,日軍駐扎過的營房現在都還在。可惜,有的已經成為危房,再不保護,就來不及了。”施化果帶記者來到距源東鄉政府不遠的沈店村,日軍當年駐扎的營房陳舊、灰暗,一堵墻面已開裂,幾根木頭、竹竿支撐著,無聲訴說著半個多世紀前的血雨腥風。

  營房的對面是一幢圍墻圍住的高層樓房。施化果介紹,這里原本是日軍的監獄,四周圍滿鐵絲網,里面有口水塘,地下黨員被抓到這里后,浸到水里,肚子灌滿水鼓起后,日本鬼子殘忍地用木頭戳到肚子上,血水橫飛……

  源東不乏可歌可泣的往事。一普通農村婦女,在長塘徐村地主徐守統家打工,日軍入侵后,將全村村民趕到村曬谷場,逼村民說出誰是地下黨員,無人響應。日本鬼子惱羞成怒,正要用機槍掃射,全村村民的生命危在旦夕。危急關頭,該婦女挺身而出:“我是地下黨員。”

  該婦女到底是不是地下黨員,無人知道,但她被抓走后,同樣關在監獄的長塘徐村村民徐正溪親眼目睹她被日本鬼子強奸蹂躪,在她反抗后,日本鬼子殘忍地割下她的雙乳,并將燙得火紅的鐵梭戳進她的下體,當場死亡。

  遺憾的是,這位挺身而出救了全村村民的勇敢婦女,至今無人知道她的名字。

  青山蒼翠,松柏長青。在這舉國歡慶的日子,更加難忘這些可歌可泣的往事。

  我的“十一”,很有意義

  當天下午4時許,蒲塘村民安排了四輛轎車,專程到源東接王選和她的學生。

  王選何以和蒲塘結緣?

  原來,蒲塘村民大多姓王,和王選一樣,均為南宋金華第一名門望族、儒學大家王柏的宗親,同為義烏鳳林王氏的后人。去年12月,王選與蒲塘宗親一起赴重慶參加世界王氏宗親大會時,得到照顧。此次,聽說王選來到金華,蒲塘村民就熱情邀請她到蒲塘共話宗親情。

  參觀蒲塘村容村貌、和村民一起歡聚,古色古香、綠意蔥蘢的美麗古村,為王選一天的忙碌、奔波,為這個特殊的國慶節,畫上了詩意的句號。

  “外交部原部長李肇星也到過蒲塘呢。”王選笑著說,“我和金華很親,以前我就喜歡金華。我的‘十一’,很有意義。”

【責任編輯:吳曉華】



 
版權所有:中共金華市委黨史研究室 站務聯系:0579-82469819
浙ICP備14025984號 技術支持:北京拓爾思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通訊地址:浙江省金華市雙龍南街811號 郵編:321017
中国福利彩票近200期走势图 黄金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 江苏11选5稳赚 新疆时时开奖结杲 北京pk下载安装 河北时时 香港九龙内部单双王 手机上炸金花技巧规律 组三组六一起投注 三打一斗地主游戏规则 加拿大30秒彩官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