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福利彩票近200期走势图
首 頁 組織機構 黨史要聞 黨史研究 黨史宣傳 專題集錦 金華要聞 黨史文摘 縣市之窗
 
當前位置: 首頁 >> 黨史宣傳 >> 抗日戰爭在浙江圖片展
張天燈:參加過特訓的抗日神槍手

發布日期: 2016-03-21 信息來源: 金華日報2015年10月22日A07版 作者: 張海濱 字號:[ ]


 

看到日本鬼子侵華無惡不作,年輕氣盛的張天燈決意投軍報國。他還變賣祖田作經費,到佛堂募兵。部隊被打散后,繼續堅持抗日……張天燈的抗戰經歷極為豐富。由于嗓子很難說話,老人就在本子上寫自己的經歷,讓人敬佩。

張天燈:參加過特訓的神槍手

口述:張天燈  整理:張海濱

痛恨日寇,毅然投軍報國

  我叫張天燈,又名張貫時,字志浩。今年94歲,東陽市橫店鎮禹山小區陳大塘人。

  我父母生了三個兒子,我是第二個。父親是個泥水匠,小時候家里生活條件比較艱苦。我讀書一直讀到中學畢業,在金華七中讀的中學。

  中學畢業后,我先是待在家里。起初幫家里賣東西,可我總覺得自己是讀書人,賣不來,老是賣不掉挑回來。后來,我又跟村里人去安文、大盤等地挑私鹽販賣。為了逃避鹽兵,我們要趁天下雨或者黑夜時,爬山過嶺、渡河,逃過鹽兵把守的地方。山高路陡,晚上看不到路,常有人摔傷。摔傷了也不能叫出聲,一旦被鹽兵聽到麻煩就大了。就這樣,冒著生命危險,我們一次只能挑四五十斤鹽回來,賣掉后能賺一元銀元。

  我在家里待了一兩年時間,有時就替哥哥張法燈去南馬做作戰工事。不過,主要還是挑鹽販賣。后來,販鹽做得順了,我只要把鹽挑回家,別人就會來買。我存了不少銀元。經人介紹,我定了一門親事,交了聘金連庚禮共40銀元。

  就在這一年,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我就非常痛恨日本鬼子,決心投軍報國,上前線殺敵。

募兵組建忠義救國軍野戰五營

  那時候,國民革命軍在金華、東陽有很多招考單位,起初,我報考東陽憲兵招考處和金華汽車兵團,結果都通過了。正巧我原在19路軍的姨丈包余慶從福建退回家鄉,他說這些工作沒有前途,叫我不要去。在姨丈的支持下,我又考入金華警察局,先在軍警稽查處工作。后在包余慶的介紹下,到兩浙鹽務總局當運警。

  我剛上班沒多久,諸暨淪陷,金華危在旦夕。兩浙鹽務總局裁員、撤遷,我也被裁員回家。

  那時候,日本鬼子非常兇殘,特別是飛機,在東陽鄉下到處轟炸掃射,橫店鎮南上湖村、樓店村等都被飛機轟炸過。偽軍也和日本鬼子一起到處流竄作案,抓人燒屋、強奸婦女,無惡不作。

  我就將祖田賣給堂兄,將款項當作募兵經費,跟著營長、湖南人譚道龍到義烏佛堂組建忠義救國軍野戰五營。我是副營長,兼營部軍需。

  忠義救國軍的前身是蘇浙行動委員會別動隊,當時愛國青年由于戰火綿延而被迫輟學,許多人不愿離家,便組成一支軍隊,以最大限度地動員這個地區的抗日力量投入抗戰。

  當時,我們野戰五營計劃招兵三個連,蘭溪、諸暨各一個連,營部一個連。隨我從軍的有本村的張土生、黃尚喜等人。

  我們招了4個月左右,三個地方總共只招了一個連的士兵。后來,募兵經費用完,經濟非常拮據。譚道龍只好到孝豐的軍部要求領款,可是后來他就不見蹤影了。我只好帶著一個連的官兵,趕到孝豐軍部聽候調遣。一路上借糧借款,好不容易把部隊拉到孝豐。部隊被編入別的連隊,我被分配在教導第一團團部任副官。

  鬼子對咱王老虎團恨之入骨

  我們部隊就在蘇浙皖邊區開展敵后工作,主力在溧陽、常州一帶打游擊,牽制日本鬼子兵力。我們的團長是王力忠,綽號王老虎,日本鬼子聽說王老虎的部隊都很害怕,對我們恨之入骨。

  日本鬼子利用漢奸,千方百計收買我們的情報員,以制造機會圍殲。最后,我們團被叛徒出賣,陷入日本鬼子的包圍。我們好不容易突出包圍圈,只留下一個連的人。

  當時,我們副官室就入殮44具尸體,只有一具棺材裝的是一個可以認得出面容的連長,其他棺材都是裝滿尸體為止。還有很多尸體沒辦法收回,都是當地百姓幫忙埋葬的。

  可以告慰死者的是,后來我們抓住了那個叛徒情報員,將他押到烈士墓前槍決了。

一夜奔襲60公里打日本鬼子

  1941127日,日本偷襲珍珠港成功,美國最終參戰。為了戰勝日本,美國必須要同中國的軍情機構合作,建立戰時跨國情報機構。我參加了這個機構的第一期,也是唯一一期培訓。培訓項目非常多,有射擊、爆破、橋梁、情報等等,培訓項目按個人興趣選的。我喜歡射擊,學的就是射擊。我是神槍手,手槍打得特別準。

  學習時,我們也有戰斗任務。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突然接到命令,讓我們從軍部出發,一個晚上長途奔襲60公里,突襲日本鬼子。一路上,我們突破了五道封鎖線,三個有電的鐵絲網和三個炮樓。在過日本鬼子的鐵絲網時,那些美國兵很怕死,都是我們沖在前面。而且他們發覺鐵絲網通電后,有的竟害怕得不會動彈。

  那次突襲打得很漂亮,因為鬼子根本沒想到我們會兵從天降

  我們的武器裝備很好,都是美式裝備,而且行軍迅速,來去無蹤,日本鬼子都很忌憚我們。為此,他們想盡辦法要消滅我們。有一次,在江蘇溧陽,我們幾個人正在和團長打牌,沒想到,日本鬼子竟然偷偷摸了過來,直到迫擊炮彈在我們營地炸開我們才發現。我們一路撤退,最后退到了江上。還好在溧陽一帶,江都比較小,冬天會斷流。當時,特務連連長生病了,指揮權交給連副,沒想到連副打仗特別勇猛,身先士卒,面對涌來的敵人,依然高喊著沖啊!沖啊!硬是帶領我們把鬼子打退了。那次戰斗后,連副就升官了。

  除了打日本鬼子,我們很多時候都負責清理叛徒。當時,我們有個情報員叛變,成了漢奸,他自以為身份沒有暴露,仍舊回來刺探情報。鄉長偷偷地傳信過來,說會穩住他,讓我們想辦法逮捕他。在一個茶樓里,我們派了一個排的人去抓捕,事先做了周密部署。漢奸一進來,我們就關了門,從后面把他抓了起來。

到嵊縣招兵買馬

  我學習了6個月,畢業后,仍回原部隊。可是我們團有編制,卻沒有人馬,于是就由我和營長帶著一個連到嵊縣招兵買馬。

  我們步行走了四五天,途中經過很多日本鬼子的步哨和炮樓。一路上,曉行夜宿,饑寒交迫,提心吊膽。在路過諸暨楓橋時,大概是下午4點,有老百姓來報告說,日本鬼子和偽軍約100人正向楓橋包圍過來。

  當時,我是急出了一身冷汗,因為我們是來招兵買馬的,不是來打仗的,身上帶的是手槍,整個連里只有一挺輕機槍,另外就是幾支步槍。如果真的被包圍的話,兇多吉少。

  看到情況危急,營長歐陽壽在向上級報告后,派我主動前往要道阻擊敵人。我帶著幾個人到了指定地點,定下策略,如果敵人真的過來了,我們就分散開,打游擊為主,讓敵人誤以為我們的兵力比較多。幸運的是,后來到了天黑,敵人還是沒有過來。

  讓人想不到的是,剛接到撤回命令,又有情報說一股偽軍向我們駐地竄來。不過,這時候,天已經黑了,我們就不怕他們了。為了以防萬一,我又帶了十幾個人守在要道,一個多小時后,偽軍退回去了,戰斗沒有打起來。

  日本鬼子投降后,忠義救國軍改編為交警總局,并調往東北守鐵路。后來,我生病,就借機回到老家。

  我現在有三個兒子、三個女兒,大家生活得都還好。



 
版權所有:中共金華市委黨史研究室 站務聯系:0579-82469819
浙ICP備14025984號 技術支持:北京拓爾思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通訊地址:浙江省金華市雙龍南街811號 郵編:321017
中国福利彩票近200期走势图 极速赛车有多少个平台 彩虹计划531 全天pk10最精准计划稳定版 五洲财富彩票 推牌九压庄技巧 966棋牌在线 电子官网游戏 万购彩官网 重庆时时彩直播 奖金限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