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福利彩票近200期走势图
首 頁 組織機構 黨史要聞 黨史研究 黨史宣傳 專題集錦 金華要聞 黨史文摘 縣市之窗
 
當前位置: 首頁 >> 黨史宣傳 >> 抗日戰爭在浙江圖片展
重走臺灣義勇隊抗戰路

發布日期: 2015-10-21 信息來源: 金華新聞網-金華日報2015-10-21 作者: 章果果 字號:[ ]


 

今天,我們重走臺灣義勇隊抗戰路

 

金華新聞網10月20日消息 記者章果果 文/攝

“令尊是我父親的秘書。”

“令尊是我父親的證婚人。”

兩位臺灣義勇隊的后人把手緊緊握在一起。他們一個是臺灣義勇隊創立者李友邦先生之子李力群,一個是李友邦秘書張一之(張畢來)的女兒張惟明。76年前,他們的父親也曾緊緊握手,在金華的抗戰歷史上,寫下不可磨滅的光輝一頁。

76年后,他們沿著父輩的足跡,從金華到福建,重走臺灣義勇隊抗戰路。同行的還有5位當年的臺灣義勇隊、少年團團員,以及原義勇隊和少年團成員的兒女乃至孫輩。10月20日上午,“弘揚抗戰精神,推動和平發展———重走臺灣義勇隊抗戰路兩岸交流活動”正式啟動,此次活動由金華市政府、浙江省臺辦主辦,金華市臺辦、金華日報社等承辦。

5位老隊員和老團員重走抗戰路

“臺灣是我們的家鄉,那兒有五百萬不自由;臺灣是我們的家鄉,那兒有花千萬朵不芬芳……要收回我們的家鄉,我們得和敵人拼個生死存亡!”啟動儀式上,金華曙光小學孩子們演唱的一曲《臺灣少年團團歌》,讓5位耄耋老人難掩激動。這是他們從小熟習的歌曲,也是時常回蕩心中的旋律。這5位老隊員和老團員中,郭輔義、曾東升、曾海濤來自臺灣,黃中一和劉惠敏來自內地。

重走抗戰路的第一站是位于酒坊巷的臺灣義勇隊紀念館。當墻壁上的歷史來到眼前,這些耄耋老人一個個興奮得如同孩子。

“剛到金華,我就到酒坊巷18號的臺灣義勇隊報到了。”94歲的黃中一腿腳已不方便,但他仍然堅持參加活動。76年前,他從新安旅行團來到金華,成為少年團的指導員。他帶著孩子們在浙江、江西、皖南、福建一帶進行抗日演出,是小團員們心中尊敬的黃大哥。

如今,他依然是他們的黃大哥。剛到金華,劉惠敏就緊緊抱住了黃大哥。她是臺灣少年團中最小的妹妹,參加時只有7歲。但是,她說,少年團對她的一生都產生了深刻的影響。

“這個就是我。”郭輔義指著墻上一張照片說。照片中,10個孩子英姿颯爽,從右數過來第三個,身子還沒有手中的槍高的小孩就是郭輔義。“那時,我才10歲。我父親郭汝侯是臺灣義勇隊的第一批隊員。”他又指著另一張特寫:“這是我演出時照的。”

有趣的是,當年18歲的曾海濤正是看了郭輔義的演出后加入了少年團。那次,臺灣少年團在泉州街頭演出,郭輔義演一個“臺灣小主人”,曾海濤看了后大為感動,就和兩個同學一起,參加了少年團。后來,他到義勇隊編輯《青年周刊》。

他說:“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我非常高興,立刻從編輯部趕到少年團團部,把好消息通知給小伙伴們。”少年團的團員們歡呼雀躍。回憶當時,曾東升說:“我們都高興得不知怎么辦才好,盡情地喊,盡情地跳!只可惜沒地方買鞭炮慶祝!”這張照片,也被定格成珍貴的歷史瞬間,展示在臺灣義勇隊紀念館里。

9·3閱兵,曾東升受邀觀禮,還受到了習總書記的接見。談到觀禮感受,他感慨又風趣地說:“所有展示的武器都很先進,假如當時我們的武器這么好,日本就不敢侵略了!”

對歷史的重溫,也是對父輩的緬懷

此次重走抗戰路活動,還有許多臺灣義勇隊和少年團成員的后輩。對他們來說,這是對歷史的重溫,也是對父輩的緬懷。

“我最后一次見到父親,他已經躺在殯儀館里……”剛說了一句,李建群這個七尺男兒已經哽咽得說不出話來。他也是李友邦的兒子,父親去世那年,他才兩歲。金華之行,讓他不時勾起回憶:“我現在提起父親,心中就很悲傷……”他再度哽咽。

與弟弟的至情至性不同,哥哥李力群把對父母的思念,化為了宣揚抗日的愿力。他的表情一直很凝重,這里面,有著對于父母“大悲大冤”命運的深切感懷,也有著繼承父母抗日遺志的沉重擔當:“我父親在殯儀館,身上有三處槍傷,我父親是以叛亂罪被處決,是以莫須有的罪名(1952年,在“白色恐怖”中,李友邦被臺灣當局處決)。當年,父親鑒于臺灣的武裝部隊已被消滅殆盡,抗爭下去也是無謂的犧牲,于是,他到祖國大陸成立義勇隊,喚起大陸和臺灣同胞來抗擊日本人……父親理念崇高,是個終身愛國的志士……”

類似的言語,他已經在不同場合說了很多遍,他仍然會繼續說下去。父輩有父輩的抗日,而宣揚父輩的抗日經歷,就是他的“抗日”。李力群對于這次活動非常重視,做了很多準備,他特意穿了一件自己設置的夾克,左邊胸前印有抗戰勝利70周年的紀念章,右邊胸前是父親親筆題的兩個字“復疆”。他還給臺灣義勇隊紀念館帶來了一份禮物:當年少年團團員在武夷山寫下八個大字:“抗擊日寇,保我中華。”今年,中國抗日紀念館到武夷山拓印了這8個字送給他,他又制成標語贈給臺灣義勇隊紀念館。

張惟明在父親和母親的老照片前留了一張影。她的父親張一之,當年協助李友邦創立了臺灣義勇隊。臺灣義勇隊隊歌和少年團團歌的歌詞,就出自他之手。她的母親李煒(夏云),也曾是少年團輔導員。她說:“我看到紀念館里父母的照片,崇敬之情油然而生,他們那么年輕就參加抗日。”父親對義勇隊念念不忘,總覺得有一天會和臺灣同胞重逢。母親是浙江人,20歲不到就離開家鄉,至此再沒有回去:“這次重走父母的抗戰路,對我來說意義特別重大,可以說是了卻了父母多年的心愿。”

臺灣義勇隊紀念館是2006年建立的,并入選國家首批抗戰紀念設施遺址名錄。回憶建立紀念館的經歷,原金華市臺辦主任金振林說:臺灣義勇隊是兩岸同胞共赴國難、共抵外敵的歷史見證,也是對李登輝“臺灣不存在抗日”言論的有力抨擊。為了建立臺灣義勇隊紀念館,臺辦在10年里,給市政協寫了10個提案,整個過程可謂是想盡千方百計,歷經千辛萬苦,走遍千山萬水,翻遍千柜萬箱。經過10年努力,終于把淹沒于歷史長河的史料,一點點地摳了出來,搶救性恢復了臺灣義勇隊遺址。

金華市臺辦主任藍群英表示,臺灣義勇隊紀念館目前每天能接待500來個訪客。讓紀念館成為聯結兩岸交流交往的平臺,是臺辦一項重要的工作。以后,要加強宣傳力度,豐富館藏,進一步發揮紀念館的作用。



 
版權所有:中共金華市委黨史研究室 站務聯系:0579-82469819
浙ICP備14025984號 技術支持:北京拓爾思信息技術股份有限公司
通訊地址:浙江省金華市雙龍南街811號 郵編:321017
中国福利彩票近200期走势图 IG赛车7码 财神28捕鱼官方下载 大乐透坐标定位走势图彩经网 mg游戏现金娱乐 微信猜大小单双技巧 玩时时彩死了多少人 重庆时时过年会停吗 北京pk拾赛车高手论坛 pk10全天计划网页2期版 11选五胆拖投注技巧